????系统:……噗!

????尿壶??

????她怎么想出来的?

????“我没有…”

????薄七宝潋滟的眸子里,一片水光,白皙的脸颊红透了。

????阿禅显然不相信。

????就连薄大嫂都有些怀疑地望着他。

????要不然怎么可能连续两个晚上,阿禅的鞋子都湿了呢?

????薄七宝……

????薄七宝只觉自己的小脸儿,跟个煮熟的鸡蛋似的,滚烫滚烫的了。

????这晚天黑入睡时。

????阿禅张开手臂拦住薄七宝。

????“小乖乖,你去嘘嘘。”

????嗯?薄七宝埋着头,他没有嘘嘘,他不要去。

????“乖,你要去。”

????阿禅坚持,“不然…”

????不然明天早上,她的鞋子又要遭殃了。

????薄七宝满面臊红。

????他没有,他没有把她的鞋子当成尿壶。

????他就是,他就是半夜起来,偷偷给她浇水了!

????--

????隔天早上,阿禅的鞋子干干燥燥。

????阿禅圆圆的眼睛,疑惑地盯着薄七宝。

????好一会儿。

????她扑回床上,掀开被子。

????奶声奶气的小嗓音,一水的惊疑:“小乖乖,你是不是尿床了?”

????没有尿在她鞋子里,那就是尿在床上了?

????薄七宝:……

????他没有尿床!

????他也真的没有把她的鞋子当成尿壶!

????薄大嫂“噗嗤”一声,一把将阿禅抱出了屋子。

????再让她纠结这个问题,七宝怕是这辈子都不好意思见他媳妇儿了。

????秦氏正在堂屋,清点等会儿要送去赵家村的回礼。

????“两条腊肉,两条咸鱼,一篮鸡蛋,还有两盒糕点…”

????东西都要成双才吉利。

????老薄头嘬着他的烟杆子,心都在滴血。

????这些都是从份子钱里支出来买的。

????剩下一点儿铜板,留着给七宝和秦氏买药,家里现在是一个子儿都没得多了。

????还欠了一屁股的债。

????他连烟叶子都抽不起了,只能嘬着杆子过过瘾。

????秦氏横他一眼。

????“别愁眉苦脸的,等会儿到了亲家,可不许丧着脸。”

????虽然她自己心里,也还气那赵家虐待阿禅。

????可毕竟阿禅现在是她老薄家的人,以前的苦,薄家会加倍让她甜回来。

????至于这次回门,他们老薄家不能给阿禅丢了脸面。

????秦氏和老薄头,一手牵着一个娃。

????两娃娃今天都穿着红色的新衣裳,衬得本就精致的小脸,细白粉嫩的。

????薄大嫂一直送四人到大门口。

????直到看不见他们背影,才满心不放心地回屋。

????她今天就得去府城打探消息了。

????多耽搁一天,就多一天风险。

????而此时,隔壁村赵家。

????“到底怎么回事,王道长不是说,我们小囡才是神女的吗?”

????王氏一脸愤怒地拍着桌子,冲赵大林吼。

????当初她收了薄家二十两彩礼,拿那个小野种冒充自己的神女女儿嫁过去。

????然后带着女儿去县城攀高枝。

????县城大老爷们可不傻。

????不是你说自家女儿是神女,那就真的是神女的。

????大老爷们派人去十里村一打听。

????就听闻,十里村那小病秧子冲喜当天死而复生了。

????摆明神女就是那小病秧子娶的媳妇儿才是。

????赵家嫁出一个神女,竟然拿剩的那个再来冒充骗钱?

????可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。

????这不,县城大老爷家,连大门都没给王氏开,直接将人给轰了回来。

????“我女儿才是神女,那个小野种算个屁!竟敢冒充神女,抢走我女儿的好运!”

????“不就是那病秧子好起来了吗,他要是死了,我看谁还会信那小野种是神女!”